看德國如何凈化偽狂犬病?

供稿:豬豬俠

點擊:

A+A-

相關行業: 獸藥

關鍵詞:

    我要投稿

    歐盟統計局31日發布數據,生豬是歐盟地區飼養最多的牲畜,近40%的生豬產自西班牙和德國,分別為3010萬頭和2760萬頭。德國是歐盟第二大養豬國,是當今世界繼中國、美國、西班牙之后第四大養豬國,其豬肉出口最大目的地是中國,占出口總量的五分之一,2011年以來德國對華豬肉出口增長了9倍。

     

    和我國一樣,同為養豬大國的德國從1989年正式開始豬偽狂犬病防控,到2003年即宣布完成凈化,他們是怎么做到的?

     

    2月初,在中國獸醫協會主辦的2018豬病防控與凈化技術高峰論壇上,曾參與德國豬偽狂犬病凈化項目的德聯邦食品與農業部動物健康部門負責人Hans-Joachim Batza教授,與德國北威州氣候保護、環境、農業自然與消費者保護部獸藥和動物保健部門負責人Ar-noPiontkowski博士分別分享了德國和北威州凈化經驗。

     

    早期凈化嘗試

     

    截至20175月,德國有2.38萬家養豬場,其中種豬場8500家。平均每家養豬場規模約1150頭豬,存欄791.7萬頭仔豬和195.13萬頭種豬。這些豬場主要分布在西部、北部和南部,每百公頃養豬密度約150頭。

     

    由于豬偽狂犬病對動物健康和豬肉生產經濟的影響很大,德國的豬偽狂犬病凈化嘗試自1970年代末就已開始,旨在努力為全國范圍的豬偽狂犬病凈化提供法律依據。1980430日,德國頒布《豬偽狂犬病控制條例》,將豬偽狂犬病作為報告性疾病需要政府管控措施。該條例要求,對每一個偽狂犬病暴發案例和偽狂犬病疑似案例進行強制性報告,凈化措施的重點是通過免疫滅活疫苗來降低經濟損失,并于1983年開始用耳標或紋身標記免疫過的豬只。

     

    “通過這種方法,成功控制了疾病暴發的嚴重程度,但不能降低疾病發生率,并不是一個真正意義上的疾病凈化方案。”Batza教授表示。

     

    作為養豬密集區,北威州的養豬場數量最多,下薩州飼養生豬量最大,兩州分別位于德國西部和北部。北威州生豬存欄720萬頭,規模大于50頭的豬場有7400家。

     

    北威州還是德國最后完成豬偽狂犬病凈化的州。早在1983年,他們的做法是屠宰所有感染豬群中的種豬并對所有正常種豬進行強制免疫,屠宰感染的育肥豬,并對剩余的豬只進行免疫,豬偽狂犬病暴發案例急劇下降,但并沒有完全凈化。而且因為疾病防治與經濟利益牽扯,所以當地農戶、獸醫和地方當局的關系陷入困境。

     

    為了找到合理的辦法,1983~1985年,北威州改變策略,決定不再屠宰全部的感染種畜群體,僅強制屠宰受感染的豬只。并且要求養殖戶接種政府免費提供的疫苗,僅強制性要求感染豬群接種疫苗,但疫苗的施打費用必須由農戶支付。1986~1991年,北威州要求對所有類型豬場進行疫苗接種,并對偽狂犬病暴發但未按推薦免疫程序進行疫苗接種的豬場進行強制接種;檢測到豬偽狂犬病后對該群所有種豬不再進行強制性屠宰。

     

    ArnoPiontkowski博士稱,在1989年德國全國凈化項目實施前,北威州仍有68%的種豬場和20%的育肥場存在豬偽狂犬病病毒。可見,早期的豬偽狂犬病凈化嘗試并不理想。

     

    真正意義的凈化

     

    豬偽狂犬病的暴發與流行導致了德國國際貿易的限制增加和巨大的經濟損失,僅北威州因偽狂犬病所致的經濟損失每年約2500萬德國馬克(約9216.25萬元人民幣)。這些因素促使德國不得不建立起全國性凈化程序。

     

    1989年是德國真正意義上國家凈化行動的開始。”Batza教授稱,國家凈化程序的順利實施得益于兩個重要條件:一是德國有了gI缺失疫苗。20世紀80年代中期,德國有43款豬偽狂犬病疫苗注冊,其中有40gI缺失疫苗和3款全病毒疫苗,這些疫苗來自于12家生產企業;二是1990年東德和西德的統一。

     

    按照德國國家凈化程序要求,第一步,保護未免疫的無偽狂犬病豬群(或者官方確認無疑似感染)。這些豬群表現的特征是無臨床癥狀、無豬偽狂犬病病毒特異性抗體、未接觸過其他陽性豬;第二步則是達到免疫不感染和凈化階段。

     

    Batza教授稱,為了達到豬群偽狂犬病凈化的狀態,凈化程序設定了4個具體步驟:第一步,使用gI缺失疫苗對所有豬只進行免疫和再次免疫,持續期3年;第二步,在第一步基礎上,進行持續免疫,通過血清學檢測控制種豬中的野毒抗體攜帶者,并屠宰gI抗體陽性豬。計劃這個階段持續期為3年;第三步進行持續疫苗免疫和血清學檢測、屠宰gI抗體陽性豬、限制動物轉移。目標是若未檢測到野毒抗體攜帶者,即表示建立“官方確認無偽狂犬病疑似感染的免疫豬群”狀態——即免疫不感染狀態;第四步,停止疫苗免疫,逐步屠宰gI抗體陽性豬,持續進行至少每年兩次的集中血清學檢測,若未檢測到野毒抗體攜帶者或疑似偽狂犬豬只時,即確認維持“官方確認無偽狂犬病疑似感染的免疫豬群”狀態。

     

    1993年,德國明確了無偽狂犬病豬場的要求。要求包括:第一,無臨床癥狀;第二,對所有種豬進行gI抗體血清學檢測,這其中,如果豬群是來自無陽性豬群,僅進行抽樣調查即可;第三,在生豬出欄前六個月沒有疑似疾病和疫病暴發。疾病的檢測涵蓋了種豬場和育肥場(要求95%置信度和20%疾病流行率);第四,維持狀態也有一定的要求,包括:無臨床癥狀,每6個月對所有種豬進行gI抗體血清學檢測。按照要求,每6個月檢測一次所有種豬場,其檢測數量是根據種豬場規模大小確定,最大檢測量是30頭母豬。

     

    在這期間,根據流行病學情況,豬場的檢測間隔可縮短至3個月或延長至12個月。對來自無陽性豬群的豬只,可以不進行檢測。這其中德國對于種豬場的生產許可要求是:只有無偽狂犬病的豬才可引入豬場,只有具有官方說明無偽狂犬病證書的豬才可以進行運輸和轉賣。

     

    到了1997年,德國對凈化程序做了調整:第一,對種豬和生產母豬進行gI抗體檢測,將凈化程序從之前的每6個月改為每12個月進行一次。第二,對免疫后的豬只也不再進行標記。第三,如果豬場暴發疾病,豬只能轉移到屠宰場或另一個育肥場,如果豬被轉移,本場的其它豬需要進行兩次免疫,并且這些豬只能從本豬場轉移至屠宰場。

     

    數據顯示,1997年,德國偽狂犬病檢測涉及動物數2479.52萬只,實際檢測數205.88萬只,其中陽性數量9548例,其中陽性種豬數量699例。到2002年,即德國宣布完成凈化的前一年,陽性動物數驟減到3例,其中陽性種豬為2例。

     

    凈化費用值多少

     

    Batza教授的數據顯示,1991~1996年德國國家凈化項目花費4.807億德國馬克(約17.72億元人民幣),成本投入涉及疫苗免疫、實驗室檢測、淘汰屠宰三項。其中,1991~1993年德國支出成本年均為5810萬德國馬克(約2.14億元人民幣),1994年驟增至1.242億德國馬克(約4.58億元人民幣)。其中就實驗室檢測花費一項,前三年每年均在300萬德國馬克(約1105萬人民幣),自1994年陡增十倍,達到了3280萬德國馬克(約1.21億元人民幣)。為什么會如此懸殊?

     

    “按照德國國家凈化要求,種豬每年進行3次滅活疫苗免疫,育肥豬在育肥期免疫一次弱毒活疫苗,包括血液樣本采集。系統全群免疫3年后開始,種豬每年檢測兩次。在實驗室檢測花費方面,一開始花費較少,之后的花費就非常多了,因為全群進行系統免疫三年后才開始進行檢測,再加上第四年開始檢測出很多陽性豬,大量屠宰陽性豬花費較多。”Batza教授解釋,上述統計還只是德國凈化成本的一個縮影,所有凈化成本的支出一直延續到2003年。其中,歐洲經濟共同體按照檢測費用合理成本的50%進行,上限是242.91萬德國馬克(約895.24萬元人民幣),很顯然,這遠不夠德國凈化檢測的開銷。

     

    以北威州為例,州政府1991年決定采取為期7年(19911997年)的凈化程序時,預期總花費1.8億德國馬克(約6.64億元人民幣)。

     

    ArnoPiontkowski博士介紹,北威州對于強制屠宰給予50%的賠償金額,并給予凈化程序費用50%的補助。北威州動物流行病基金一方面跟農民收取每年每頭10.2歐元(約79.6元人民幣)的基本費用。另一方面向農民支付樣品采集、施打疫苗補償和經濟損失,并向實驗室支付診斷費用等。

     

    以北威州豬偽狂犬病凈化前最后幾年的成本花費為例,1998年動物流行病基金用在豬偽狂犬病上的總補助2726.34萬德國馬克(約1億元人民幣),其中,州政府補助771.5萬德國馬克(約2843.6萬元人民幣),2000年以后逐漸減少到140萬德國馬克(約516萬元人民幣)左右,在完成凈化前一年(2002年)達到84.2萬歐元(約654.89萬元人民幣)。

     

    完成凈化

     

    Batza教授稱,自1989年德國豬偽狂犬病根除項目成立以來,疾病暴發數量穩步下降,從1990年的820個暴發病例(病毒檢測)到2003年的0個病例,并保持至今。gE陽性動物百分率從1994年的8.14%下降至2003年的0%,并保持至今。血清陽性豬群百分率從1994年的17.1%下降至2002年的0.008%2003年的0%,并保持至今。

     

    1995~2003年,德國不同地區先后實現了豬偽狂犬病凈化狀態,從1995年先行凈化的勃蘭登堡、薩克森、圖林根等州,到2003年養殖大州下薩克森州、北威州宣布完成凈化,標志著德國全國性豬偽狂犬病凈化完成。

     

    2005年,德國偽狂犬病監測系統改變,將此前的20%的疾病流行率控制減為0.2%進行抽樣調查。即使實現了偽狂犬病凈化,從2003年以來,德國的相關檢測一直持續至今,不過并沒有發現陽性病例。

     

    “即使是現在,德國全豬群大規模免疫也非常重要,雖然偽狂犬病凈化了,德國目前仍有5款注冊的豬偽狂犬病疫苗,全部為gI缺失弱毒活疫苗,來自3家企業。一旦疾病再次暴發,還有疫苗可用。”Batza教授表示,在凈化過程中,標記偽狂犬疫苗(借助基因工程技術在病毒基因組中引入分子標記,以區別于野毒株的新一代重組活疫苗)是疾病凈化中重要的工具。

     


    (審核編輯: 豬豬俠)

    我來說兩句(0人參與評論)
      加載更多
      躲猫猫APP下载
      竞彩足球比分预测推荐 中国体育彩票大乐透 重庆快乐十分 浙江20选5开走势图 微乐福建麻将有挂吗 秒速飞艇开奖软件 天猫配资 广西11选5近1000期 球探体育比分app官方下载 浙江快乐十二开奖号码 秒速牛牛开奖结果 浙江11选5跨度基 云南快乐十分网上 河南十一选五 山西十一选五的走势图乐彩网 河北11选5前三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