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 A股六大“奇葩新聞”

來源:國際金融報

點擊:

A+A-

相關行業: 生豬

關鍵詞:

    我要投稿

      2019年漸漸遠去。回首去年的股市,可謂有笑有淚。既有扇貝公司再死扇貝,又有養豬公司餓死豬;既有白馬股“爭先恐后”爆雷,又有上市公司花式保殼。

      這些稀奇事件讓股民們哭笑不得。

      我們來盤點一下,精彩的2019年A股,到底發生了哪些令人驚奇的事?

      01“上市夢碎”

      曾經,全通教育試圖以15億元收購吳曉波頻道惹得A股市場沸沸揚揚,但因種種原因未能成功,最終無奈落幕。

      不過,本次收購失敗并不令人意外,畢竟全通教育不是第一家主動終止購買微信公眾號的上市公司。

      此前,瀚葉股份擬以38億元“天價”購買981個公眾號(量子云100%股權),利歐股份擬以23.4億元現金收購蘇州夢嘉(一家主營微信自媒體的內容營銷公司)75%股權,驊威文化欲以15億元收購旭航網絡,但三起并購的結果都是主動終止。

      更為巧合的是,三家公司給出的終止理由均包括了“資本市場環境發生重要變化”。

      相比上述三家公司一兩個月就終止收購,全通教育從發起到終止歷時近半年,時間更久。

      探究公眾號“賣身”屢屢失敗的原因,《國際金融報》記者發現,即便調整收購方案,但公眾號的“天價估值”、盈利能力存疑等,均讓監管層心存疑慮,而公眾號的盈利模式也始終不被認可。

      有知情人士曾向記者透露,證監會對于此類資產并購的監管十分嚴格,推進難度大。

      02海馬汽車“狂賣房”

      為保殼,上市公司會選擇出售資產、并購重組、尋求政府補助,可謂是花樣百出。

      海馬汽車卻有些“瘋狂”,竟是一口氣要賣400多套房子,車企化身“房企”瘋狂賣房。

      受汽車行業競爭情況嚴峻、汽車銷量下滑影響,2017年-2018年,海馬汽車的歸母凈利潤分別為-9.94億元和-16.4億元,連續兩年巨虧。如果2019年不能扭虧為盈,公司將面臨退市風險。

      于是,早在2019年4月,海馬汽車就發布公告稱,為優化和盤活存量資產,公司擬通過中介機構按照市場價格在二手房交易市場掛出并公開出售位于上海市浦東新區南匯區宣橋鎮南六公路399弄40號的36套閑置房產(總面積4339.5平方米)和位于海南省海口市龍華區金牛路2-1號海馬花園的81套閑置房產(總面積6280.6平方米),最終處置價格以成交價為準。

      彼時,公司只準備出售117套房產。但僅一個月后,公司就加大了房產甩賣的力度,一次性新增了284套房,總計出售401套房。

      在新增處置的房產中,住宅有269套(總面積14685.04平方米),商鋪有15套(總面積2729.12平方米)。根據公司公告,上述房產合計面積達到1.74萬平米,合計原值達到3089.99萬元,合計凈值達到1170.01萬元。

      公司預計,通過出售這401套房,海馬汽車預計獲得資產處置金額3.33億元,預計實現歸母凈利潤1.7億元。

      同年11月末,海馬汽車發布關于出售部分閑置房產的進展公告,稱上半年計劃出售的位于上海和海口的401套房產已銷售318套,帶來應收款1.47億元,已收款1.2億元,對凈利潤的影響金額為0.74億元。

      對此,有網民在網上評價稱,“專注炒房不就完了,還賣什么汽車呀。”

      03獐子島再演“越獄劇”

      2019年,A股股民最關心的事情之一還有獐子島的扇貝到底有多少條命?

      獐子島導演的這場“連環劇”最早開始于2014年。

      2014年10月,獐子島在當年三季報中表示,因遇北黃海遭遇異常的冷水團,公司扇貝出現集體“大逃亡”,業績因此由盈利“變臉”為巨虧超8億元,成為當年A股的著名“黑天鵝”事件之一。

      這個故事到這里只是個開頭。四年后,扇貝又出問題了,這一次它不是“跑了”,而是直接“餓死了”。

      2018年初,獐子島稱,在盤點年末存量時“發現部分海域的底播蝦夷扇貝存貨異常”,最后給出的結論為:因降水減少、養殖規模的大幅擴張、海水溫度異常等問題,“導致高溫期后的扇貝越來越瘦,品質越來越差,長時間處于饑餓狀態的扇貝沒有得到恢復,最后誘發死亡”。這也直接導致了公司2017年全年凈利巨額虧損7.23億元。

      對于上述情況,證監會“坐不住了”,隨即對公司開展立案調查。2019年7月,證監會給出了調查結果:獐子島涉嫌財務造假,內部控制存在重大缺陷,此前披露的相關信息涉嫌虛假記載。證監會決定對公司進行行政處罰,對時任董事長吳厚剛采取終身市場禁入措施。

      而隨著時間的推移,扇貝“被死亡”的大戲還在繼續。

      2019年“雙十一”這一天,獐子島再次送給了四萬多戶股東一份“大禮”。其宣布,通過抽測后發現,扇貝又叒叕出現了“死亡”,而且這一次還是“死因不明”。

      公司表示,本次抽測預計核銷存貨成本及計提存貨跌價準備合計金額2.77億元,約占截至2019年10月末上述底播蝦夷扇貝賬面價值3.07億元的90%,將對公司2019年經營業績構成重大影響。

      不知道“扇貝事件”未來會不會再有續集,不過可以確定的是,作為獐子島的股民,首先需要有一顆強壯的心臟。

      04雛鷹農牧“餓死豬”退市

      無獨有偶,獐子島的扇貝死了,雛鷹農牧的豬也不好過。

      2019年豬年,被認為是史上最強“豬周期”。然而在豬肉行情大幅上行的情況下,卻有一家養豬公司——雛鷹農牧黯然退市了。

      令人哭笑不得的是,雛鷹農牧在退市前曾經“以肉償債”。2018年下半年,雛鷹農牧出現了債務違約情況,其向投資者提出兩種解決方案:一是使用存貨償付,也就是用子公司庫存的禮盒、火腿、紅酒等實物按照零售價85%計算來抵債;二是本金10年期按月償付。

      隨后,雛鷹農牧再發公告,受“非洲豬瘟”疫區封鎖、禁運等因素影響,生豬等產品短時間內難以變現。為了盤活庫存、緩解公司目前現金流緊張的局面,公司計劃對公司現有債務調整支付方式。本金主要以貨幣資金方式延期支付,利息部分主要以公司火腿、生態肉禮盒等產品支付,債務范圍包括公司現有所有債務。

      于是,豬肉變成“硬通貨”,雛鷹農牧與部分債權人簽訂了協議,以公司火腿、生態肉禮盒等產品還本金和利息,足足抵了2.71億元。

      然而2019年一年內,豬肉價格的上漲幅度超過了100%,不知道雛鷹農牧是不是后悔得腸子都青了……

      繼公司“欠債肉償”之后,雛鷹農牧再次被爆出震驚A股的“餓死豬”奇聞。

      2019年1月31日,發布業績預告修正公告,將2018年度虧損額由15億元至17億元大幅提高到虧損29億元至33億元,原因是公司資金緊張,飼料供應不及時,公司生豬養殖死亡率高于預期。

      由于公司業績持續下滑,股價也自2019年4月開始“一瀉千里”。

      2019年8月,雛鷹農牧股票價格連續20個交易日低于股票面值(每股1元),觸動終止上市紅線。同年10月16日,雛鷹農牧被深圳證券交易所摘牌,曾經的“中國養豬第一股”正式退出A股舞臺。

      05“康家兄弟”玩“錢失蹤”

      帳上“趴著”幾百億元的現金,會不會說沒就沒了?

      2019年,康得新、康美藥業兩位“康家兄弟”手中的錢相繼“玩失蹤”,昔日的“白馬股”紛紛變臉成“黑天鵝”。

      彼時,康得新在披露2018年年報時表示,截至2018年末,公司貨幣資金有153.16億元,其中122.1億元為銀行存款余額。然而,擔任審計機構的瑞華會計師事務所給年報出具了無法表示意見,并稱雖實施了審計程序,但未能取得充分的審計證據,無法判斷公司上述銀行存款期末余額的真實性、準確性及披露的恰當性。

      那么這筆錢到底去哪兒了?隨后,一份《現金管理業務合作協議》被公之于眾。據悉,此份協議系公司控股股東康得集團與北京銀行西單支行所簽署,用于將上市公司的資金劃撥到自己的賬戶之中。也就是說,這筆“失蹤”的資金或是被自家人拿走了。之后,康得新還被查出財務造假虛增利潤。

      就在同一時間,康美藥業對此前的會計差錯做出更正,其中,由于核算賬戶資金時存在錯誤,公司2017年的財報中貨幣資金多計了299.44億元。一瞬間,近300億元的資金“不翼而飛”。

      這一切都是表象。資金“失蹤”的背后,是上市公司財務造假的本質。2019年8月,經過立案調查,證監會確定康美藥業在2016年-2018年年報中存在財務造假的事實。其中,在不到三年的時間內,康美藥業共虛增貨幣資金高達886.81億元,數額之大令人咋舌。

      06公司很“橫”很“暴力”

      這一年,有些公司則選擇用“暴力”手段解決問題。

      拒不配合調查,還毆打稽查人員?聽起來像是電視劇里的情節,卻在上市公司深大通的總部真實地上演了。

      2019年5月,證監會稽查人員來到深大通總部送達《調查通知書》時,公司工作人員公然暴力抗法,不但拒絕對執法筆錄簽字確認,還恐嚇抓傷稽查人員。沖突中,兩名女性稽查人員手背及手臂被抓傷。隨后,深交所“火速”發文稱,因公司及實控人在證監會依法履行職責過程中未予配合,涉嫌違反相關證券法律、法規,決定對上市公司及實控人進行立案調查。

      四天后,袁娜宣布辭去董事長職務。最終,這場鬧劇以深大通董事長辭職以及相關涉事人員被辭退而告終。

      而另一家上市公司吉翔股份則被曝出董事長打人的消息。

      2019年10月,一位前天風證券研究員鄭龍云在朋友圈發文表示,其“被上市公司吉翔股份董事長沈杰帶人在辦公室和貨梯圍毆”。但沈杰隨后解釋稱,雙方在單獨溝通過程中發生了肢體上的沖突,帶隊圍毆則屬無稽之談,雙方已就此事達成和解協議,互相致歉。


    (審核編輯: 錢濤)

    我來說兩句(0人參與評論)
      加載更多
      躲猫猫APP下载
      足球比分直播500完整版下载 江苏七位数玩法介绍 黑龙江快乐十分网上购彩 闲来麻将下载手机版 湖北30选5彩票开奖结果 国标麻将怎么胡牌 大乐透今晚查询结果 广西快乐十分开奖结果广 辽宁快乐12 秒秒彩开奖原理 天天红包赛哪个组分钱多 湖北麻将卡五星打法 福建体育彩票31选7开 一款最赚钱的麻将 谋略天下配资 福建31选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