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美第一階段經貿協議落地:關于玉米的影響

來源:CFC農產品研究

點擊:

A+A-

相關行業: 原料

關鍵詞:

    我要投稿

      美國東部時間1月15日,經過中美兩國經貿團隊的共同努力,在平等和相互尊重的基礎上,中美雙方在美國首都華盛頓正式簽署第一階段經貿協議。

      我們在協議文本中發現,附錄提出了完善關稅配額管理的辦法以及簡化DDGS進口流程,在增加出口產品目錄的農產品類別里,我們還發現了乙醇的身影。我們從協議中這三個方面來分析:第一階段經貿協議是如何實現中美互惠共贏的。

      1.關稅配額:優化結構和管理 提高市場參與度

      玉米進口受進口配額管制,進口量常年維持穩定,2019年我國玉米進口配額仍為720萬噸。但事實上,每年都有大部分配額未使用。2017/18年度玉米實際進口為346萬噸,2018/19年度玉米進口預估為448萬噸。協議的第三章附錄14指出“中國應確保不抑制小麥、大米和玉米關稅配額的足額使用”,確保了配額的充分利用,我們預計2020年玉米將實現720萬噸滿配額進口。

      從19年配額內的比例來看,小麥,玉米,大米的國營比例分別占到了90%,60%和50%。國營企業占有優勢,附件指出“不得區別對待國營貿易企業和非國營貿易企業”有利于提高民營企業對進口玉米貿易的參與度。

      從19年三大主糧配額申請資格要求來看,有過關稅配額內進口實績的企業才能參與申請,附錄14中強調“應確保足夠數量的國有企業和民營企業(包括新的申請人)有資格獲得進口配額的分配”,且“每年10月1日前,所有未使用和退回的配額應當重新分配給新的企業”,確保了關稅配額充分、有效地利用,豐富了市場參與者。

      協議簽署前,中國中央農村工作領導小組辦公室副主任韓俊明確表示,中國三大主糧--小麥、玉米、大米的進口配額不會調整。玉米繼續實行配額管理,是對主糧安全的保護。通過對附錄14條的分析,市場參與者可以發現,關稅配額條款的目的是確保配額內的進口糧食充分有效地進入商業市場。在總量可控的情況下,不會對國內玉米價格形成沖擊。

      2.DDGS及飼料添加物:簡化程序 促進便利

      協議中第三章附錄12一方面取消了一些允許DDGS及飼料添加物進口的前提條件,二方面簡化了進口審批及審查流程,使得進口流程效率更高。同時,中方保留對美國DDGS及飼料添加劑繼續審查的權利,如美方違反適用飼料安全進口要求,中國可拒絕進口該批貨物。如判定某工廠存在或反復出現重大違規行為,中國可拒絕接受該工廠貨物。保障了進口貨物的安全性。

      海關數據顯示,中國2015年DDGS進口總量為創紀錄的682萬噸。在“雙反”的影響下進口量下滑至2017年的39萬噸,2018年進口量為14.78萬噸。若未來“雙反”稅額取消,那么進口DDGS將會對國產優質DDGS產生一定替代,尤其是非產區的南方飼料企業將更傾向購買進口DDGS。然而協議并未提及DDGS“雙反”政策相關措施,未來DDGS的進口能開放到何種程度仍要打一個問號。

      相對確定的是,這條附錄是放開DDGS進口的積極信號。生豬養殖產業在經受非洲豬瘟的肆虐后,存欄連續下降至低點,農業農村部下達文件表示:今年要盡快遏制生豬存欄下滑勢頭,確保2020年年底前產能基本恢復到接近常年的水平,2021年恢復正常。在政策引導和高利潤的刺激下,大型養殖企業積極擴張,滿負荷生產,各地養殖戶將育肥豬留種做繁育母豬,母豬存欄溫和回升,而懷孕母豬及育肥豬對于DDGS的需求極大,放寬DDGS及飼料添加物的進口程序,有利于國內養殖產業的恢復。

      3.乙醇進口猜想

      協議附錄里雖然未提及乙醇,但我們細心地從附錄中增加出口產品目錄的農產品類別里發現了乙醇的身影。進口乙醇曾在2016年達到峰值,但從2018年4月份開始,由于中美貿易關系緊張,中國對美國改性乙醇關稅從年初的30%上調到目前70%,未改性乙醇從年初的40%上調到目前65%。導致進口乙醇驟降,來源國從美國變為了馬來西亞、哥斯達黎加、秘魯等國,然而這些國家乙醇產量大部分不大,且部分國家也在實行乙醇汽油,可出口量小,具有局限性。貿易協議打開了市場對恢復美國乙醇進口的猜想。

      4.為什么是乙醇和DDGS?

      為什么是乙醇和DDGS?這就要從特朗普濫發豁免權說起。2019 年中美貿易摩擦不斷,美國玉米豐產導致庫存積壓,僅19 年第一季度,就有至少 130 家農場申請破產,是近 7 年來同期最高水平。美國燃料乙醇銷售量出現20年以來首次下降,利潤微薄。特朗普政府希望通過“全年銷售E15”來解決這個問題,兌現對玉米及酒精加工行業的競選承諾。

      美國《可再生燃料標準》(RFS)有一項規定,如果小型煉油廠能證明“遵循可再生燃料含量要求會給自己帶來經濟困難”,就可以申請臨時豁免,即減少乙醇的添加。

      而石油行業是特朗普的另一個關鍵選民群體,為了安撫石油行業,在美國總統特朗普的支持下,EPA濫發豁免權,煉油廠的生物燃料平均豁免數量已增加兩倍,直接導致市場對燃料乙醇的需求下降,嚴重打擊了美國本土農產品需求,此舉激怒了美國眾多農場主和乙醇生產商,在對特朗普 2020 年競選連任至關重要的農業和乙醇生產州愛荷華州引發了軒然大波。

      對于美國農民來說,濫發豁免權極大的傷害了國內農產品需求,而對于石油行業來說, 推動 E15 的銷售則損害了他們的利益, 要“玉米選票”還是“石油選票”?兩者的對立令特朗普十分頭疼。

      中美第一階段協議的達成,雖然沒有明確提到增加進口DDGS和乙醇的數量,但好的開頭足以使飽受中美貿易摩擦打擊的美國種植戶和乙醇生產商看到更多可能性,促進中美雙方自由貿易,互惠互利。

      5.合作展望:互惠互利 挑戰與機會并存

      從長期來看,自16年我國玉米臨時收儲政策退出歷史舞臺,玉米去庫存進展順利,種植面積逐年穩步調減。截至目前,臨儲拍賣糧僅剩5387.59萬噸。陳化糧食的減少意味著玉米供需形勢繼續向緊平衡轉化。2020年下半年,預計生豬存欄將加快恢復,飼料需求將從低位快速反彈。在這種形勢下,進口適量玉米和DDGS有利于國內養殖恢復。優化關稅配額管理,使得市場參與度更高,有利于玉米市場化,同時為未來玉米價格與國際接軌做了很好的鋪墊。同時,今年我國玉米深加工快速擴張,進口玉米緩解了陳化糧見底的影響。

      不可忽視的是,在國內酒精加工產業快速擴張,產能過剩的情況下,放寬乙醇和DDGS的進口對國內市場將是一個不小的挑戰。當然,挑戰總是與機會并存的,進口產品直接與國內產品競爭,或倒逼乙醇加工產業加快實現產業結構優化。

      擴大部分農產品進口,有利于滿足我國消費需求,助力推進農業供給側結構性改革,提升農業發展質量。中美加強和促進雙方農業領域合作,兩國農民和農業發展將獲得雙贏。


    (審核編輯: 錢濤)

    我來說兩句(0人參與評論)
      加載更多
      躲猫猫APP下载
      超级大乐透开奖时间 快3助手下载 北京赛车pk10下载 广东十一选五爱彩乐 三国之微信红包 黑龙江11选5走势图正好网 1分11选5app 股票配资排名丿选 皇冠比分网即时比分 黑龙江福彩网p62 四川快乐12投注技巧 七位数玩法中奖规则图 十一选五前三组选绝招 吉林十一选五走势 上海11选5走势 湖南快乐10分